叫你三声敢答应吗

随意放文和心情

百合段子

唐门龙渊泽深千尺,水寒彻骨,其中有铁,名为冰髓,若铸成刀兵,甫一出鞘,便冷气袭人,斩人肉骨则可见热血化赤冰,伤者难御激寒,数日亡身。冰髓虽煞,却难取得,又难养护,唐门内堡皆是杀才,除非自锻兵器,极少深潜去那潭底寻铁的,是以常有外人雇了外堡人去龙渊泽,腰上拴着千尺皮绳,跳进那寒潭里去,有命上来的便用冰髓换了千金,没命上来的,他腰上的皮绳就被一扔,飘飘摇摇浮在冰水里。因潭水雪寒,那尸体不腐,也漂不上来,后人有活着进了又出的,谈起那潭内的情景,没有一个不念几句佛的。
唐蕴霓的娘来自内堡,爹是外堡唐家集上一个小贩,她娘是个杀才,常出外拿人人头,后来二人结婚,她娘才想隐退,却欠了好一笔安置费,受了重伤在内堡,生死不明。她爹就拿了外人的定金,腰上拴着绳子,扑通一声跳进龙渊泽。唐蕴霓时年七岁,头上戴着她爹摘的野花,她爹揉揉她的脑袋,又给她裹紧棉衫,龙渊泽太冷,小女孩的鼻头透出怜人的红,她作小贩的爹再看她一眼,就沉进了潭子。唐蕴霓从天明等到天黑,冻风刮过黑黢黢的窄峡,同来的人早就扔了绳子头,唐蕴霓就捉住了那绳,再等了一夜,待红日东起,她才给人从潭边抱起来,那是唐家三小姐的一个丫鬟,这时她的手早已僵了,丫鬟轻轻一拨,那结着冰的绳头便落进潭水里,她再一探手,已捞不得了。
唐蕴霓于是入了内堡,年纪老一些的人常说她长得极肖她娘,细眼细黛眉,脸单薄如篾片削来,身上却有隐隐的肌肉,她学匿影化形,毒刹雾雨,百步穿杨。十年过去,她是这一代最优的刺客了,因她也无有什么癖好,便被人抓不住弱点,平日里一张脸冷而淡,像把裹在破布里的无鞘刃,拿出来便是要见血。
春来四月,内堡来了大主顾,唐蕴霓被分堂主点中,坐上乌蓬船悠悠进扬州,河边栽了桃花,水牛在田里走,牧童三两泥脚跳过田垄,唐蕴霓都只做看不到,她的新身份是豪门家的新侍女,专服侍小姐梳妆,探来情报便可脱身,她坐着小轿,摇摇晃晃到那大宅后门巷,杏花从高墙头探出两支,鸟吱喳乱叫,唐蕴霓挽一挽青布裙,被婆子引着从小门而进,绕过一两道大门,走过三四道画廊,红粉闺楼庭院深深。
“我们小姐眼细,丫鬟要过得目才要。”婆子便说,唐蕴霓点点头,她寡言,也因此避了不少麻烦,婆子也乐得清净,便领她再绕几座假山,便笑道:“小姐在那里,你与我且等片刻。”
唐蕴霓便朝那小院里看去,还未见人,先闻得一阵莺语燕欢,又有一群娇声叫好的,她前行几步,便见得一个黄衣女子在庭院中舞剑,身形俏丽,唐蕴霓见她身上衣饰华而不滥,双颊嫣红,肤泽瑜白,偶一顿首,回眸露出一个笑来,好一个富贵馥郁,香气扑鼻,却是摄人眼魂,明黄裙里再一晃,露出雪白的小腿来,女子格格一笑,再晃一个花步,送剑收势,在空中雀般一跃,展了翅却轻巧落在唐蕴霓她们二人这侧,剑却不收,明晃晃朝唐蕴霓刺去,唐蕴霓却也不惊不吓,只看那剑翩然直至她眼前,剑尖停在她眸子前,已是削断了一缕青丝。
“小姐,可吓煞老奴了!”那婆子看黄衣女子动作,吓得魂飞天外,看得两人无事,才挪着小脚过来,便道:“这是叶晖大爷选来的丫鬟,我给小姐带来看看。”
黄衣女子收了剑,才撇嘴道:“针眉细盐,颧骨高吊,这一副寡情相!”说完又笑道:“胆子却有,我喜欢的,留下罢!”再收了剑,唐蕴霓看她雪额上沁出薄汗来,便照那丫鬟规矩从怀里掏出汗巾,要给她擦。她虽知这丫鬟规矩,却不知这贵家小姐是不用她贫白家户的糙布的,一旁的婆子急着要过来打落她,那黄衣女子却不动,只站着让她擦了汗,才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青云。”唐蕴霓低着头道。
“青云高远,意象不错,你却不像那心气高的,我最会看人,我想来,你以后就叫鹧鸪儿罢!方才那次胆子是大,却像个傻大胆儿!”

评论
热度 ( 12 )

© 叫你三声敢答应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