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你三声敢答应吗

随意放文和心情

张起灵对饮食方面向来没什么特殊要求,这点我很早就知道。他没有什么口腹之欲,吃东西只是为了生存,特殊时期连生熟都不挑,遑论偏爱五味君子其一。
但近来我似乎发现他的一点喜好,上次我三叔夹喇嘛,有幸请到了出场费极高的哑巴张,收拾妥当后一群人便踏上火车。饭点时我给所有人分发桶面,辣味多,普通味少,挑来拣去最后竟然不剩两桶口味不辣的,张起灵过来时,我有心把一般人都能接受的红烧牛肉味放在上面。虽然我知道他大概也不在乎,但手上还是把辣味面放在底下。
张起灵站在桌子对面,他只低着头扫了一眼,就伸手去拿桶面,我看他越过摞在最上层的红烧牛肉,把最底下的麻辣牛肉面抽出,扭过头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我隐约感到自己似乎窥视到了一点张起灵有些人间烟火的小秘密,不知怎么,我心里竟有些喜孜孜的。
我是不太能吃辣的,虽说我祖籍在长沙,但却长于杭州,习惯了浙菜的清鲜爽嫩再去吃辣,胃和喉咙都会纷纷抗争。三叔这次要下的斗却在川蜀,我们从长沙出发,一路入蜀,甫一下车走进成都站的夜色里,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辣椒无处不在。
面是辣的,炒菜是辣的,三叔说要吃当地特色,于是众人摸进火锅店,扑面而来一阵辣风,服务员的脸蛋和一口川普都红辣辣“什么锅底?”
“你们推荐什么锅?正宗的。”三叔拿着菜单,大马金刀道。
“正宗当然是辣锅。”服务员道,三叔便一拍大腿道“那就辣锅。”
我恨得心里直咬牙,就不该指望他还记得有一个不能吃辣的亲侄子,四川火锅辣那是全国闻名,就我那点水准,估计一口下去就得冒火。但周围众人都面色如常,如果只有我一人说不吃辣,岂不显得十分矫情。想到这里,我也只好忍下,心道了不起一会说没吃饱,路上进快餐店买点垫肚子。
这家火锅店生意火爆,我们只得在大厅落座,三叔坐在上首,潘子坐在他左边,我虽说并非业内能手,也因为“小三爷”之名落在三叔右边,也接了几杯敬酒。小哥坐在我身旁,任一群盗墓贼觥筹交错热闹非凡,他只低头静静喝店里供应的豆浆,我之前一直以为他不习惯人多的地方,所以看他竟然和我们一起来,现在来看他只是对外物视若无睹罢了。
话聊几句,锅底便上来,所有人脸都映成了关公,我一看那锅底,只觉得头顶冒汗,服务员又端来毛肚牛羊肉等涮菜,火一开,便张罗着往锅里下菜。

评论 ( 4 )
热度 ( 55 )

© 叫你三声敢答应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