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你三声敢答应吗

随意放文和心情



我们在草原上开车行进,小腿高的青草叶随着车轮而倒伏摇摆,悉悉索索。金色的碎日头在绿叶尖上跳跃,稍微着眼展望去看绿草和天空的交界,只见天穹湛蓝如洗。

这次入蒙我们开的是老吉普,回来时几乎要散架,我和胖子,闷油瓶三人轮番开车,胖子开了一夜。车上音响坏了,前半夜我们两个聊,闷油瓶在后座睡,后半夜我也睡着了,也不知胖子是怎么熬过半宿。我刚把他换下时正是早上八点。他上下眼皮直打架,还嘴硬是沉醉于辽阔草原的大好风光。我让他去后座睡一会儿,闷油瓶便坐到副驾驶上,我刚开了没一会儿,就听见后面响起海一样的呼噜声。

我忍不住笑,闷油瓶在我旁边坐,我本来坐副驾位时开了窗,此时微风拂来,将他刘海扬起,露出清清爽爽的一张脸。他肩靠车门,把脑袋偏着抵在车窗框上,乌黑的眼睛垂在前面,他没有睡,不知在想什么。

我只看一眼,就急忙收目光回来,努力把心专在开车上,一路无话。开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车,不知不觉已到正午,我只觉有些燥热,便一手抓着方向盘,腾出一只手要脱掉我身上厚实的棉大衣。

“别动。”

闷油瓶说,他把上半个身子探过来,伸长胳膊将手掌贴上我的胸膛,我一震,定定地望着他白净的侧脸,一时恍惚不知他要做什么。

直到他揪住我的衣襟我才清楚他是要帮我脱大衣,便僵硬地抬起胳膊配合他的动作,闷油瓶帮我提起衣摆,我便缩出一只手来,他就又去拉另一边,我忙不迭地动作,眼睛却望着他。草原上这样安静,我听见草叶在我们的车周响,或许正路过一个漂亮的湖,有银色的鱼跳出水面,又扑一声落回去,路过的鸟在天空里叫,翅膀扑棱棱地响,而张起灵贴在我身前,正帮我从厚实的棉衣里脱出,他面目沉静,像清澈的河水。

我不合时宜地想起听过的草原歌谣,歌里唱道,我亲爱的,亲爱的,草原的风里有我的爱,我的爱人啊,我将热恋带给你。

“抬一下。”闷油瓶说,我急忙依言抬了屁股,他就把我的大衣整个拽下,团一团放在一边,自己就靠着车窗合眼休息。我默不作声地开了一会儿,觉得确实乏,只好数路过了几个湖,时不时看一眼睡着的闷油瓶。

“我当年插队时,来过这儿。”

是胖子醒了,我回头看他正望着窗外,远处一片连绵的山脉,起伏线条十分温柔。我想再等他接着聊,却没等到,他只是看着窗外,一句话也没说。


评论 ( 20 )
热度 ( 74 )

© 叫你三声敢答应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