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你三声敢答应吗

随意放文和心情

沙海…邪簇…大概?


“吴老板。”

“恩?”

“我想跟你说件事。”

“说。”

“咱不是说好了坐南航头等舱,我还等漂亮的制服姐姐给我端橙汁呢,怎么就改成坐车了。”

“情况有变,坐车比较隐蔽。”

“坐车也就算了,你也没说咱们要坐快递车货舱啊,还走山路,我都把快吐出来的东西咽下去三回了。”

黎簇看着吴邪长长地吸了口烟,朝他转过头来,货车后舱密闭的空间里挤着五六个大老爷们和一堆快递盒,外加一个棺材大小的塑料长箱,四周弥漫着汗臭脚臭外加吴邪的烟味儿,黎簇觉得最脏乱差的男生宿舍都没这么恶劣。

“你觉得颠的慌?”吴邪问,一边把烟头按熄在一边的快递盒上,黎簇心惊胆战地怕那快递盒里面是什么易燃易爆产品。

“而且还挤,你能不能跟我说咱们要去哪儿,我自己下车打的去,自己出钱都没问题。”

吴邪没回答他,只是眯着眼看黎簇,黎簇被看的心里发毛,憋不住说道:“老板,你再看我我还是这个诉求,你威吓不了我,我抗议。再颠我就要吐出来了,老板你离我最近,我吐你身上你可不能怪我。”

“你拆过快递吧。”吴邪突然问。

“啊?拆过。怎么了?”黎簇愣了一下,心说就跟给我寄死人和蛇的混球不是你一样。

“那你应该知道快递公司是怎么保持货物不被损坏的。”

“就是…在里面塞报纸啊,泡沫纸之类的,把快递盒塞满了呗,就减少震动和碰撞,然后损坏程度就能轻一点。”

吴邪点了点头,指了指货舱中间的长条塑料箱道:“你要嫌颠的慌,咱们就入乡随俗,把你装进那里面,和我运的‘货物’一起,再给你用泡沫纸裹上五六十层,保你舒服得像睡三百六十度的席梦思。”

黎簇不说话了,他不应该对一个神经病抱怨的,且不说被包上五六十层泡沫纸他还有没有气,就是那简直像塑料棺材的箱子中的“货物”,他也不想碰上一碰。

吴邪又点了一根烟,货舱中再次被寂静和烟味与其他味道填满,过了一会儿,黎簇又说话了。

“吴老板,我再问你最后一件事。”

“说。”

“你能把烟掐了吗,我真的快被你熏吐了。”

吴邪单手夹着烟看他,起声就叫:“王盟,把箱子打开,找点泡沫纸。”

“我错了,您继续,您继续。”

黎簇看着吴邪吸烟的侧脸。他知道,这个神经病真能干出这种事。


评论 ( 1 )
热度 ( 26 )

© 叫你三声敢答应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