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你三声敢答应吗

随意放文和心情

与三叔更新相关——


——“夭寿了!解雨臣!你他妈快来救我!”

听到这声嘶力竭的生死求救之时我正在地下古井的另一端和伙计们一起垒战壕挡那口中猴,差点没一脚踩到积水潭里。

吴邪这几年变化很大,不要脸的功夫也是蒸蒸日上,平时逼装的相当足,该不要脸撕下来就往地上摔。

我派出去一个伙计蹲守在通道口往那边看,混乱中井道那边传来枪声,我听着是重型枪,或许也有可能是小型迫击炮,不过在这陈年地下道里用炮,这人脑子也必然是进了炮灰,或者这人是王盟。

我回过头,王盟带的那群狗腿正握着土枪缩在角落里。我清了清嗓,笑道:“听见了?我猜你们老板正和你们老板的前老板在那边。”

他们都看着我,没有一个回话,这也刚好,我从背后口袋中抽出我的两节棍,慢条斯理地拧开,合上,将一根长棍靠在一边墙上说:“现如今猛东西都在外面,咱们几个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劝一句,几位就别在窝里炸,有帐出门一起算。各位把劲省着,把脑袋保住是正经。”

这时我派出去的那个伙计矮身跑了过来,蹲在我身边道:“当家的,是吴爷,还有两个伙计。”

我点点头,另一边一个伙计就伶俐地从背包中拿出一个铁夹子,在通道墙上格哒格哒地敲起来,沿着这通道可以传出去很远。我猜吴邪应该还有那个力气爬过来,他的执念很重,不可能跪在半路。这十年来,外人看他一步步变得面目全非,但我清楚唯一不变的就是他的执念,这东西彻头彻尾地改变了他,但也让他一直保持着初衷。

这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吴邪就带着他一新一旧两个伙计从我们挪出的一个洞里钻了过来,姿态十分狼狈。

“谁放的炮?”我看他爬过来,问他。

“别提了。”他呲牙咧嘴,我一低头看他一只胳膊不自然地垂着,估计是受了伤。

“没事?能上吗?”

“最近你废话多了。”他声音挺淡定,可惜脸上的表情出卖了他不淡定的内心。

“你倒挺铁血的,别演终结者了,真要上。”

他对我一点头,抽出刀。我也拿出闲置在一边的棍子,坎肩抽出他的弹弓。我们都知道墙的另一边是无数张血口,而我们能喂给那些东西的,只有子弹。


评论
热度 ( 20 )
  1. 02200059叫你三声敢答应吗 转载了此文字

© 叫你三声敢答应吗 | Powered by LOFTER